3分快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4年第06期

一天云锦风在下(五)


□ 吴强

摘 要:

相比于本身就意味着智慧的哲学,历史作为已经发生的过去,既无法如科学实验般重复,也不可能就某些天机玄思主动昭示后人,这一定程度上也坐实了“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看似戏说实则暗含深意的形象比喻。也正因如此,作为“桥梁”的历史学家才显得十分必要--他们的研究也将尽可能地沟通过去与现在。历史的意义不单单为后人提供了一座座“纪念碑”,更重要的还在于通过对历史的品读而能够对当前有所裨益。英国大哲弗朗西斯·培根即有“读史使人明智”的名言。

  相比于本身就意味着智慧的哲学,历史作为已经发生的过去,既无法如科学实验般重复,也不可能就某些天机玄思主动昭示后人,这一定程度上也坐实了“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看似戏说实则暗含深意的形象比喻。也正因如此,作为“桥梁”的历史学家才显得十分必要——他们的研究也将尽可能地沟通过去与现在。历史的意义不单单为后人提供了一座座“纪念碑”,更重要的还在于通过对历史的品读而能够对当前有所裨益。英国大哲弗朗西斯·培根即有“读史使人明智”的名言?;谎灾?亲近历史有助于一个人的神智清明并能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十九世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就是这样一本能为国人提供智慧的佳作。

  本书作者约·罗伯茨(J.A.G.Roberts)系英国著名汉学家,1935年出生于南安普顿,先服兵役,后进入牛津大学,1959年获历史学学士学位,此后四年任职于马来西亚。1964年赴美国加州大学学习中文,之后回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罗伯茨长期任教于哈德菲尔德大学,主要从事中国历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除本书外,编著还有《中国历史——从史前到1800年》和《现代中国》等书?!妒攀兰臀鞣饺搜壑械闹泄肥锹薏陌咽攀兰驮谥泄耐夤僭?、军人以及传教士等写成的有关中国的文章或书籍进行分类摘编而成的一部著作,内容涉及中国的政府与法律、宗教与科学、社会生活、妇女和儿童等诸多方面。该书最为值得欣赏之处在于罗伯茨通过这个分类系统的编排,把共时性与历时性很好地结合起来。

  事实上,西方的中国形象问题一直是海外汉学研究中的热门话题,因为形象成型与变迁的背后其实蕴含了中西方基于自身需要而对另一方的“自我建构”。据学者研究,如果从《马可·波罗游记》问世算起,西方的中国形象已经有七个多世纪的历史。以1250年前后为起点,以1750年前后为转折点,西方人建构的中国形象大体可以分为乌托邦化的中国形象和意识形态化的中国形象。其中,乌托邦化的中国类型又可分为三种类型,即“大汗的大陆”、“大中华帝国”、“孔夫子的中国”,其对应的历史时期大致为1250年—1450年、1450年—1650年、1650年—1750年,这个时期恰好是西方社会文化从中古进入现代的过渡转型期。随着西方启蒙运动的发展和现代性的确立,中国形象也相应出现了彻底的转型,从社会文化想像的乌托邦变成意识形态化的形象,中国沦为“停滞衰败的帝国”、“东方专制的帝国”、“野蛮或半野蛮的帝国”,而此三者也成为自十九世纪以来西方中国形象的主调。窃以为,“十九世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与今日的中国,与今日的中国人,与今日中国人的生活和思想,仍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梢运?罗伯茨此书为我们增进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提供了线索。

  马戛尔尼使华虽然未能达到预期的建交通商目的,但包括马戛尔尼本人在内的部分使团成员却留下弥足珍贵的文字记录,“这次使命的记录提供了有关当时中国的详细资料”,他们对中国的评价也成为“未来对中国评价的起点”。罗伯茨也将他们作为十九世纪西方中国形象的首批描绘者。

  “所有与我们有过交往的中国官员都表现出极文雅的礼貌和不甚诚实的高贵的教养。尽管我们有所提议就会立即得到口头同意,可事实上,他们又总是编造出种种巧妙的借口来拒绝我们,由此使我们深感失望?!闭馐锹黻┒嵩谄洹冻鍪怪泄芬皇橹卸越哟堑闹泄僭钡拿枋???梢酝葡?中国官员对于“天朝上国”的繁荣与富庶仍充满自信,远道而来的马戛尔尼使团在他们看来只不过又是一批前来朝觐的“贡使”罢了!面对他们,中国官员礼貌之余的傲慢可以想见,不准他们离开船只、入城和下乡,将其困于船上无疑是这些中国官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同时又能保持某种神秘性所能想出的最好办法,“拒绝的借口总是那样熟练、机巧和带有敬意,以致我们很快就妥协了,甚至还会因此感到一种愉快和轻松”。在承德避暑山庄与乾隆晤面后,马戛尔尼所记下的也是令人深感繁复的礼仪以及八十三岁的乾隆所赐的玉如意和珐琅表,两人未能就国事深度交流,而乾隆那“带有一种恩赐的态度”即是当时中国人天下中心意识的反映。说到底,马戛尔尼脑中已经装着近代意义上的外交理念,而他所面对的上至乾隆下至一般官员的“大清国”却仍活在“中世纪”迷梦中自娱自乐。使团的另一位成员巴罗在其《中国游记》则更是毫不讳言中国人是优雅礼仪和粗俗言行的结合体,“这个民族总的特征是傲慢和自私的,伪装的严肃和真实的轻薄以及优雅的礼仪和粗俗的言行的牢固结合”。

  继马戛尔尼之后,尤其是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之后的六十年,西方人纷至沓来,且包含多种职业,外交官、商人、学者、工程师乃至一般游客的笔下都留有他们当时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和所感。

  西方人首先接触的是中国各级政府及其制定的法律体系,他们与中国官员的交谊和对中国法律的评述也成为十九世纪来华西方人中国纪事的主要内容。由于1840年鸦片战争中的战败,中国“政府制度的诸多方面也遭到西方人士的批判”,十八世纪耶稣会士笔下优秀的中国政府已经不复存在。

  密迪乐在其《关于中国政府和人民及关于中国语言等的杂录》一书中提出如下一组假设:“如果能得到修正,如果官吏犯了法时真能受到惩处,而且比目前的惩处更为严厉;如果他们的薪俸能够合理地加升,年老时能够保证他们有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如果他们受教育及选任都旨在让他们只承担一种职责?!笔导是榭鲈蚯『糜氪讼喾?中国官吏集多种职责于一身,他们既是行政长官,同时也是检察官、法官和税务官,“任何一位官吏都有干不完的事”。官方俸禄也非常微薄,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名义的“灰色收入”也就成为官员们维持体面生活的仰赖。官员为免遭结党营私之攻击也不能在公务外有自己的朋友圈子,而“衙门实际上是与公众隔绝的”,官、民之间几无来往。作为培养后备官僚的科举制度也受到西方人的高度关注,并将它与西方诸国的文官制度相比较。丁韪良就对科举制度给予高度肯定,“这套制度的优越性在中国得到充分的体验与证实”。格雷对广州贡院的描绘为我们留下一段珍贵史料,“应试的大厅是一个大方框,有点像平行四边形。里面平行分别着几排长长的小房子。应试房总数不下一万一千六百七十三间?!庑┛挤康呐攀?都分别用《千字文》里的汉字来命名。每个考房也都编了号”。

  中国法律体系也引起西方人的浓厚兴趣?!洞笄迓衫酚⑽陌嬗?810年问世,斯当东即于同年在《爱丁堡评论》撰文称颂“其高度的条理性、清晰性和逻辑一贯性——行文简洁,像商业用语,各种条款直截了当,语言通俗易懂而有分寸”。但中国的刑罚和监狱则让西方观察者畏惧不已。罗伯茨摘录了两则西方人对刑讯逼供和凌迟处死的记录,读完确有不寒而栗之感?!按痈畹谝坏犊嫉绞宕邮旨芟滦断吕慈缓罂橙ネ?整个过程用了四到五分钟”,“那惨状令人终生难忘。他们(指囚犯)是骷髅,而不是人”。耆英、叶铭琛、恭亲王奕和李鸿章这些满汉高级官员的体态举止也给予他们接触的西方人留下深刻印象?!短┪钍勘ā吠ㄐ旁笨驴吮氏碌囊睹 胺浅=∽?个头很高”,“一个满是愚忠思想的脑袋,圆滚粗胖的脖子,普普通通的后脑勺”;芮尼博士见到的奕“表情很和善,是个典型的鞑靼人”。后来的印度总督寇仁1892年得以会见李鸿章,在他看来,“他个子很高,很有威仪,约有六英尺多高,身着灰色丝长袍,肩批一条黑丝披肩”。经此一叙,“李大架子”的生动形象跃然纸上。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

3分快3